這部導演用生命“保全”的電影 在柏林電影節上

原標題:這部導演用生命“保全”的電影,在柏林電影節上獲得了肯定

第68屆柏林電影節已經閉幕,本屆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沒有華語電影的參與,而一部名為《大象席地而坐》的中國影片在電影節上獲得彌足珍貴的肯定。

德國當地時間2月23日,青年導演胡波(原名胡遷)遺作《大象席地而坐》獲得柏林電影節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論壇單元)。次日,《大象席地而坐》收獲了第二份榮譽,“GWFF最佳處女作特別提及”。

《大象席地而坐》被“特別提及”,聯系電影坎坷的“身世”而格外令人唏噓。導演胡波于2017年10月自殺,自殺前曾表達了其生存狀況困境以及對于堅持藝術創作的困惑。

這部導演用生命“保全”的電影 在柏林電影節上

電影在柏林放映四場,全部滿場,映后交流也非常熱烈。觀眾們并非都知道幕后的故事,許多反饋來自于對于電影本身的觸動。柏林電影節官方稱:“這部極富視覺魅力的作品,以大師般的手法將一系列主人公的生世串聯起來,敘述了張力十足的一天中發生的故事,從清晨到日暮,逐漸勾畫出一個私欲橫流的社會。”

這樣的肯定,雖然導演看不到了,但也算對于逝者遲來的安慰。誠如胡波母親所說,“胡波的電影,已經留下來了。”

這部導演用生命“保全”的電影 在柏林電影節上

曾由王小帥監制后返還版權
2017年10月12日,,29歲的胡波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當時他的這部處女作《大象席地而坐》正在后期制作階段,影片的監制是導演王小帥。但似乎兩位導演對于電影的創作有所分歧。

胡波2016年參加FIRST影展的創投會,他的項目《金羊毛》獲得王小帥的青睞。影片經歷了兩次改名,王小帥在之前的采訪中也提及對青年導演的欣賞,以及一些建議。

從后來公開的一些信息推測,雙方最大的分歧應在于片長,胡波最先交出一個4小時的粗剪版,王小帥希望他把時長壓縮在2小時左右,但胡波的修改版僅僅剪掉了10分鐘。

這部導演用生命“保全”的電影 在柏林電影節上

已故青年導演胡波文匯網資料圖

這部導演用生命“保全”的電影 在柏林電影節上

除了電影的問題,貧窮潦倒,女友離去也是壓垮胡波的原因。除了導演,胡波還有一個作家的身份,出版過《牛蛙》、《大裂》兩本小說。《大象席地而坐》中的故事也是根據自己的小說改編而來。但微薄的稿費并不足以支撐他的生活。

胡波去世后,冬春影業將《大象席地而坐》的所有權益捐贈給胡波父母,包含版權及收益。后續在親友的監督下,胡波父母將影片委托FIRST青年影展進行后期及系列工作。

據在柏林看片的觀眾反饋,影片字幕中已經沒有再出現冬春影業,王小帥也未再署監制名。

這部導演用生命“保全”的電影 在柏林電影節上

4小時版本一刀不剪保留爭取國內上映

《大象席地而坐》片長近4小時,講述北方小城幾個主人公一天內發生的故事,他們遭遇不同的麻煩,非常沮喪和悲觀,一起上路去滿洲里看傳說中整天坐著的大象。

柏林放映現場,FIRST影展工作人員高一天介紹說:影片長達230分鐘,但肯定不沉悶,因為它講述了四個人的生活,生活本身可能就比我們想象的要長一些。影片后期不會再進行剪輯,接下來在紐約等世界各地都將陸續有《大象席地而坐》的放映機會。

FIRST影展CEO李子為說,“FIRST系導演,我們盡心協助而已。”

從現場各家發出的影評來看,《大象席地而坐》氣質比較頹喪,同時導演的個人風格鮮明。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副教授王紅衛老師評價稱,“《大象席地而坐》最為可貴的品質就是真實。它是一部真實地反映當下中國人生存現狀的電影,這在目前的中國電影中,是寶貴和少見的。而在電影語言層面,它將絕對真實的故事,講述成為一個寓言。它的寓言感來自于胡波很喜歡的導演貝拉塔爾,這種真實感和寓言之間的奇妙結合可能是他們作品中有共同之處的地方。”

據參與了柏林現場的豆瓣網友敘述,現場觀眾們關心電影是否會在國內上映的事宜,工作人員表示會爭取國內上映,中國現在也有藝術院線。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knyhjq.live/a/bolin/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