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棕櫚葉片下的家庭暖流

  策劃人語:在世界影壇,家庭倫理片一度占據舉足輕重地位。尤其是上世紀60年代以來,以小津安二郎、今村昌平、山田洋次等導演的作品,在世界影史上有濃墨重彩的一筆。隨著電影工業日益成熟,鏡頭表現愈加豐富,影迷口味隨時代變遷,各類型影片云集,家庭倫理片被淹沒在歷史潮流中。在日前閉幕的第71屆戛納電影節上,此類影片再次獲獎,潮流回歸耐人尋味。

金棕櫚葉片下的家庭暖流

《小偷家族》劇照

  日前,第71屆戛納電影節閉幕,日本導演是枝裕和新作《小偷家族》摘得金棕櫚獎最佳影片。此為是枝裕和第五次入圍金棕櫚獎,也是日本電影第五次摘得這一桂冠。是枝裕和成為繼黑澤明、衣笠貞之助、今村昌平后,第四位獲得此殊榮的日本導演。日本拍攝的家庭題材影片再次受到矚目。

  在世界影壇,家庭倫理片一度占據舉足輕重的地位。尤其是上世紀60年代以來,以小津安二郎、今村昌平、山田洋次等導演的影片作品,在世界影史上有著濃墨重彩的一筆。隨著電影工業日益成熟,鏡頭表現愈加豐富,影迷口味隨時代變遷,各類型影片云集,家庭片被淹沒在歷史潮流中。如今,此類影片再次登臺,潮流回歸耐人尋味。

  “家的故事”是致勝法寶

  “我們都被騙了,是枝裕和讓我們笑著穿越了一部令人心碎的杰作。”影評人這樣評價《小偷家族》。

  《小偷家族》講述了一戶以偷竊為生的人家,生活窘迫。父母、兒子、姐姐和奶奶靠偷竊度日。一天,父親撿來一個被親生父母虐待遺棄的女孩,成為了家中的第六位成員。一家人互相扶持,其樂融融。但是,,奶奶的辭世牽扯出一連串秘密:這一家人沒有任何血緣關系,還一同卷進一樁犯罪懸案,相互隱瞞的家人之間難再平靜。

  在《小偷家族》之前,日本摘得金棕櫚的作品分別為衣笠貞之助《地獄門》、黑澤明《影子武士》、今村昌平《楢山節考》、今村昌平《鰻魚》。

  雖然上述獲獎作品“國際味道”十足,卻暗藏了日本影片特有的家庭親情。《地獄門》中即便閃著刀光劍影,卻藏著舊日本武士家庭的情感糾葛;《影子武士》中雖然有戰火紛飛,卻著重表現了假扮武田信玄的“影子”,與原主人武田一家,尤其是孫子之間的情感故事;《楢山節考》關注的是古代日本“棄母山”傳說中的習俗與人性抗爭,人年老后將被長子送到山中,自行死亡,母親的慈愛、長子的無奈與殘忍習俗交織沖突;《鰻魚》則是現代社會中,夫妻情感的細致描述。

  不可否認,日本電影人,描繪家庭故事熟練且精致,在世界范圍獲得首肯。而是枝裕和等影人,既能從微觀入手觀察家庭,又能俯視全局,是日本家庭題材影片致勝的另一法門。

  是枝裕和在獲獎感言中說:“我對他們無所謂同情,也無法用簡單的愛與恨來評價,我只是靜靜地站在一旁,與他們拉開一段距離,看著這一切的發生。他們本就是日本社會真實存在的那一部分人”,“我希望繼續2013年的《如父如子》中對于家庭關系的討論——到底是什么將家庭成員連接在了一起?家之為家的原因是什么?”

  創作《小偷家族》的靈感,來自日本媒體報道的一則有關養老金欺詐的社會新聞。家中的老人去世后,家庭成員隱瞞了老人死訊,繼續違法領取老人養老金。“在日本,階級分化在過去五年越來越明顯,對那些生活沒有保障的人群,我認為應該給他們一個發聲的機會”,是枝裕和說。

  是枝裕和的電影,關注日本社會中的邊緣人物及其復雜的家庭關系,溫情背后往往隱藏著生活的殘酷真相。

金棕櫚葉片下的家庭暖流

《楢山節考》劇照

  “生活流”的本色呈現

  曾幾何時,家庭倫理片曾是日本,乃至亞洲影片的代表,一些名作至今不朽。以小津安二郎為代表,其作品《東京物語》堪稱影史杰作,講述了戰后復興的日本,父母看望落戶東京、大阪的子女的故事,兩代乃至三代人之間生活的隔閡與父母愛子的情懷交織沖突。該片奠定了小津的風格,也開了日本家庭倫理片先河。

  此后,即便出現了大量二次元影片和偶像片,家庭倫理片始終是不可抹去的專有色調。上世紀末,流行影片《菊次郎的夏天》,也在用不同藝術語言,關照離異夫妻的子女生活現狀。即便是很少涉及家庭倫理片的黑澤明,在表現家庭關系時也不失特色。《紅胡子》中的鄉村醫院,更宛若一個真實家庭,收養被拐女童。《八月狂想曲》中,有著家庭關系牽絆;《亂》中,“以怨報怨”“以德報怨”兩種截然不同的翁媳關系對比沖突,父子親情在權力更迭中崩塌重建。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www.knyhjq.live/a/gana/228.html